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本人不要命的參加兩個社團。

一是服務社會的羅浮群(童子軍);
一是滿足私慾的ACG研究社(動漫社)。

昨天才告了一段落...羅浮群的見習考驗,
正直有感覺時刻不記下心得會忘記阿XD



為了交出被交代的東西,
五點捨不得的離開了檢討會,
回家趕著討論交代的工作.......

一開始就不應該接這個工作了,
我的設計水準尚未達到能被同儕認同的程度,
到最後還是交由別人收拾殘局(對大家真的很不好意思)...

這樣的話也一定能等到檢討會開完才走...嘖!

討論完教案後,到香謝解決生理及精神的食糧,
忽然看到「有一首歌」(註)這本席慕容的書...

好吧,我承認今天是第一次看蒙古少女寫的書,
我發現...她寫的內容...
不單只是詞語的美麗而已,
所流露出的人生觀、自我的態度、對生命的想法、......
我都能輕易的感覺同感深受並且加以認同。

比起席慕容的美麗詞句,我更愛她的生命論。

「以前所遭遇到的種種挫折與困難,在當下的自己是如此的痛苦與難過,
而今日回憶起,竟變成帶著甜蜜的酸處。」

近期感受到「時間」能帶來答案的論點...
在書中也再次的被正強。

我很感謝天...現在才讓我有機會正視席慕容的作品,
以前看的話一定沒有如此的共鳴阿XD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  
コメント

我有看過一本她年過中年之後寫的其中幾首(?)
不過對於那本描寫的感情抒發感觸不深(炸)
roo│URL│12/27 21:55│編集

前略,妳好嗎?
愕然發現忘記為「有一首歌」加上註解了(大毆)
「在我的心裏,一直有一首歌。
我說不出它的名字,我也唱不全它的曲調,
可是,我知道它在哪裡,在我心裏最深最柔軟的一個角落,
每當月亮特別清朗的晚上,風沙特別大的黃昏,
或者走過一條山路的轉角,走過一片開滿了野花的廣闊原野,
或者在剛亮起燈來的城市裏,在火車慢慢駛開的月臺上;
在一個特定的剎那,一種似曾相識的憂傷就會襲進我的心中,
而那個緩慢卻又熟悉的曲調就會準時出現,
我就知道,那是我的歌——一首只屬於流浪者的歌。」
chi"│URL│12/28 02:48│編集

很棒的一首詩啊,不過
他是在說卡農嗎?(炸)
roo│URL│12/31 17:51│編集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


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?

   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